木木不是林【开学长弧】

这里是木木w喜冷战露中黑三角x偶尔写米英x人不高冷x联五厨x应该是不太擅长写糖xx什么都不擅长xx渣渣一只x

论为什么阿尔不还王耀的钱

“Oh.....my god...”
被门铃声打断美梦的阿尔一脸复杂的看着王耀大清早上毫不客气的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
阿尔不满的先去洗漱,理了理乱蓬蓬的头发后,坐在了王耀身边。
好一阵奇妙的沉默。
“Oh!你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要这么盯着hero我!”
“还钱”
阿尔的头又开始疼起来。
“你大清早打扰hero睡觉就是因为这个?”

“hero给你热个早饭?”
“不,我吃过了阿鲁”
........

“那.....hero现在带你去这个地区观光?”
“不需要,我今天不是来玩的阿鲁”
...........

“你让hero我出去吃个早饭先?hero非常饿!”
“有钱吃饭没钱还债主?”
..........

“小耀~耀~”
“别眨眼别卖萌阿鲁!”
.........

“王耀你们家着火了!”
“.......”

阿尔抓了抓头发,好不容易理好的毛又翘起来。在身上摸索了半天,把兜翻起来,给王耀看,非常诚恳的告诉他自己没有钱。

“你今天必须还...”
“既然这样hero先用这个代还好了”

唇上软嫩的触感让王耀睁大了眼睛。
.........

“哦呀....阿尔你这是被什么人揍了....你又和伊万发生矛盾了?”
“哈哈哈哈!这点小伤对hero来说不算什么!”
阿尔咬上吸管,看了看摆着臭脸走过的王耀。

如果还了你的钱。
你还会频繁的找hero吗?


心机米(不是

【罪.爱】

【罪.爱】(一)
杀手露x警长米
大概ooc注意
互攻吧x

——刀尖上缓缓流下的血滴,盛开了一朵朵彼岸花,罪人的双手肮脏不堪,轻轻摘去一朵,握碎,松手,随风飘零。

夜色静悄悄,月光的幽蓝为这个晚上添上几分冷色,这样的深夜,一阵不紧不慢的叩门声响起,在深巷中回荡,屋子的主人不满的揉揉睡眼,嘴里低声嘟囔着骂了几句开了门,门外高大的身躯让他一瞬间怔在那里。

“.....爸爸?”

屋里的孩子和妻子有些奇怪的探过头,却还来不及尖叫。
这个夜晚静悄悄的,没人发现他来过。

高邦硬靴踩过大理石路面发出“哒哒”的急促声,鸽子扑扇着翅膀向着蔚蓝的天空,飞过喧闹的小镇,最后站立在一家咖啡厅的标志牌上,转着黑黝黝的眼睛,似也在观看再次发生的闹剧,而掉落的洁白羽毛随着微风飘到某人的鼻尖上。

“....啊啾!”抬起手揉了揉发红的鼻子。

“阿尔弗雷德你这家伙也会感冒啊”一只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

“开玩笑,hero怎么可能感冒”阿尔弗雷德去掉手套,修长的手指翻阅着手头仅有的被害人资料。查尔曼·沃利斯,男,34岁左右,胸口完美无偏差的被刺进去一把简单的水果小刀,屋子里的是他的妻子和儿子,都是窒息致死...

“瞧这精准度,我觉得他也许会是个医生?”王耀凑过来看了看。

“hero也是这么想的!”阿尔弗雷德点点头。

“但不一定,现在这个社会杀手很多的....他们也拥有同样的精准度”

“hero也是这么想的!”阿尔弗雷德继续点头。

“从不多的线索来看,我觉得他和以前的案子也有关系,说不定是我们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那个总是会同时杀掉一家几口,作案手法时而粗暴却又不会留下太多痕迹的人。

警察们苦苦追查多年的人。

“hero也是这么想的!唉你为什么把hero的台词都抢走了”

“..........你靠不靠谱啊”王耀狐疑的撇他一眼

“靠谱!因为是hero!”

“..........”



“hey伊万!hero来找你了呦!”

“啊....欢迎...又是偷跑出来的?不会被骂吗?”伊万就坐在沙发上,闻声,微微抬起了头。

“hero这次请假了的.....唉,不要说的好像hero经常偷跑出来”阿尔弗雷德一屁股坐在伊万的身边,偏过头托腮看着他,视线忍不住盯着他眼睛上的绷带,这件事已经过去半年了,但还是不习惯。

无法习惯。

空气中的压抑让伊万明白了些什么,这种压抑不止感受过一次。

“...hero开始想念你的眼睛了,热情却又冷漠”

“一直很想念。”

伊万微微笑起。

那是一场火灾,是由于放在窗台前的镜子经过日光的折射,点燃了书柜上的纸张,但伊万正在午睡,毫无知觉,等到反应过来大火几乎包围了他,在那场火灾中,他伤到了眼,他失去了光明,取而代之的是伴随一生的黑暗。

阿尔知道后是比伊万还要无尽的痛苦,但同时也在心中决定了要照顾他一生。

为了避免眼上的疤痕吸引太过多的目光,伊万选择不再摘下绷带。

其实阿尔弗雷德倒是不介意,他觉得缠着那玩意太热了。

但是他尊重他的选择。

“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转换话题。

“oh......查尔曼先生死了,还有他的爱人孩子,...你知道,查尔曼先生要孩子晚,孩子还很小,那么可爱的孩子也下得去手,真残忍。”

“那真是遗憾.......”伊万在胸前比了个十字架。

“别害怕!hero肯定可以将犯人绳之以法!会守护这个城市的!...还有你!”阳光自信的话语,蔚蓝的眼睛眨了眨,这是这个美国小伙的招牌。

还有他的笑容,想必他现在一定在笑。

可惜自己看不见。

“.....露西亚没有害怕,也不需要你的保护,hero还是专心去破案吧”

“唉....你现在的样子,就别说这种话啦”阿尔弗雷德往后靠了靠,微微皱起眉头,双手垫在脑后,翘起二郎腿“这案子有些麻烦,线索太少太少,对方一定是个老手,并且应该有反侦察能力的”

“hero不会饶过那家伙的!”信誓旦旦。

“邪恶是永远战胜不了正义的!hero坚信这句话!”我们的英雄挥舞着拳头。

“但愿呦....”

伊万笑起来。

“我想,当你找到那家伙的时候便是最坏的结局”

阿尔弗雷德歪起头,他不明白。


在很久之后,阿尔弗雷德再次回忆起来,那时的他终于明白伊万说这话的意思了,已经不单是最坏。


简直糟糕透了。

“喂你这家伙....”
“怎么回事啊....”
棺材里的人面色苍白,失去了他熟悉的气息,阿尔弗雷德再也看不到他一常不变的笑容,
“骗人的.....”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好国家不会死的吗...我们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
趴在伊万的身上,耳朵贴近他的胸口,与他心脏最近的位置
抬起头,眼泪终于止不住的往下落
当初想让他去死的人是自己,但现在想让他回来的人又是自己。
阿尔弗雷德,晚了。

Lost never come back again, for example, he.

“我还没有告诉你啊,其实hero对你一直....”

【罪恶】
柔软的奶白色短发微微卷曲,眼睛是看不透,却又澈亮的紫色。永远戴着没有任何花纹的纯白围巾,站在向日葵花田中。孩子般的面庞,天真无邪的笑容。
他很像那个人。
同样的面庞,同样的笑容,连撒娇的语气,一切都是那么的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眼前的人却给自己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这似乎是他与生俱来的。
最初的人很温柔,很温柔。任何不安都可以融化在他细腻的语言,温暖的怀抱中,自己曾今非常享受他带给自己的所有。
他是自己的太阳。
曾经。

王耀看着伊万在向日葵花田里像孩子一样兴奋的蹦来蹦去。
怀中抱着一簇向日葵花。
他不是那个人。
不。
不对。
他从一开始或许就是那个人。

伊利亚........

“小耀知道向日葵的花语吗?”
王耀抬起头望着伊利亚的眼睛,摇摇头。
“是爱慕”
那个人显然犹豫了一下,向王耀又靠近了些,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亲了亲王耀的额头。
向日葵随着微风轻轻摇摆。空气中甜腻的味道从鼻腔吸入到肺,从血液遍布全身,直至心脏。
从这一刻起,他与他之间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发酵,不停的长大,直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1991年12月25日
没有圣诞树,没有礼物,没有欢笑。
王耀定定的看着满身是血的伊利亚
“抱歉啊....小耀....”苦笑着的嘴角。
“看来我无法永远陪伴你了.....”
“耀....笑一笑......伊利亚最喜欢你的笑容了......”
王耀蹲下身抱住他,感受他的温度一点点的消失掉。
再度睁开眼时被告知的是自己昏迷了三天三夜。
之后的日子是如何度过的自己已经记不清了。
直到那一天.......
“你好,我是俄/罗/斯,嗯...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瞳孔猛然缩小。
在对方奇怪的目光中。
颤抖的伸出手。
骗人。
骗人的吧。
一模一样。
“你是王耀吧?那么请多多指教小耀”
是残留的记忆吗。
那天,王耀控制不住的抱住了伊万。
哪里....
终究还是不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耀眼前的半边天被大片阴影覆盖。
回过神来。
一双手从身后拍上王耀的肩膀。
好冷。
王耀的第一反应。
“小耀分神了,没有好好注视着露西亚,这可不行呢~”
耳畔响起他孩童般稚嫩的音色。
可是接下来却说出了恶魔一般的丧失。
呢喃的恶魔。
胃里一阵抽搐,大脑的神经不断的刺痛着,脑海中循环一幕幕被强加的画面。

“露西亚不能接受任何人在小耀身上留下痕迹,尤其是那个本田菊,于是露西亚用他的武士军刀砍掉了他的头颅挂在了他家的樱花树上,像红色的灯笼一样,多美啊。”
“最近小耀和阿尔弗雷德那个油腻腻的美国佬走的有点近呐,于是露西亚用水管砸爆了他的头,接着将他一点一点的分尸,邮寄给了亚瑟,kurokuro,露西亚好期待亚瑟看到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吧。”
“小耀的弟弟,香/港,叫......王嘉龙吧?最近他有些太粘小耀了吧,而且经常说出让我离小耀远点的话呢,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跪下向我求饶,好可惜,不过呢,想到他是小耀的弟弟露西亚就手下留情些了,虽然还是那么脆弱的死掉了。”
............

恶魔。
恶魔!
一些东西涌出喉咙外。
控制不住爆发的情绪。
脖子却被对方轻松扼住。
“小耀,这可不行呢。”
对方手上越发用力。
“小耀不可以逃走,小耀是属于露西亚的哦。”
“小耀,露西亚爱你。”
脑子已经缺氧,世界是一片的昏暗,面前的人却仍然是一贯的笑容。他的脸渐渐的扭曲,模糊。
我永远不可能是属于你的。
可是说不出来。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伊利亚........

向日葵花轻轻摇摆无声无息。

【非国设】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谁?
王耀走在漫天大雪的世界,呼出一口气,化成白雾,渐渐消失,从略显长的棉袖中伸出一只手,往上提了提围巾。
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仿佛下一秒就会迷失方向。
如果是那样自己将何去何从。
脚下的土地几年前还是烽火连天的战场。
深呼吸还可以闻到硝烟刺鼻的味道。
几年了,即便是几年过去了,那些伤痕,战争席卷过的,满天飞雪也覆盖不了的永恒,悲怆而苍凉。
走过的路留下一串串迷茫伤感的孤独。王耀知道,不就之后它们就会消失在一片冰雪之中。
狂风暴雪,从未间断。
眯起眼睛,脸上被风刮痛,被雪划伤。
王耀站在海拔不高的雪山峰上,这里可以望向远方一座座古老低矮的小镇的房屋,荧光从那个神秘小镇随风而来,萤火越聚越多,冲向脑海。
一切都在记忆深处清晰起来,遍地横倒的尸体,睁大了的眼睛映着灰色天空。
还有被尸体染脏了的雪。
那时那刻的枪声,将自己护在怀中的模糊身影,倒在了地上,从胸口喷涌出的暗红,在雪地上晕开来,暖暖的色调此刻却比纯白还刺痛了双眼。
那人在笑,他说了些什么。
说了些什么?
那个笨蛋。
无力的跪在雪地上,冰雪消融,刺骨的寒冷袭入膝盖。
一切都想起来了。
眼泪无声无息的低落在雪地上,相比雪,眼泪还是太过炽热,使得低落的地方冰雪消融。
再也不会忘记。
回不来了,他不会回来了。

“........活下来,要替我将向日葵一直种下去....永远.....”

“.......带上我的那份,活下去...”

伊万.....布拉金斯基。
.....是谁?

『我爱你。』
在这种时刻,他说到。告白也显得苍白无力。

他背对着他。
一声不吭。

『和我一起回家吧。』

  却被对方怒吼。

『你走。』
『你走啊!快点.....』

他从背后抱住了他,双手覆上他的双眼。

抬起头,面对怪物的嘶叫。
在两人的眼泪滴落下来之前,对他说。

『拜托了』
将刀刃指向即将到来的光明。

『请,
  让我做你永远的hero。』

【魅】
米英/很少写米英的x是个文渣x
被人跟踪了。
在人群渐渐稀少的路上,紧握着手提包,脚步不由得加快了,余光向身后游走,可是什么都没有。
不....自己是被某种东西跟踪了。
一个星期了。

亚瑟·柯克兰觉得自己或许该去王耀家算一挂。

或许真是想太多了。

喷水龙头散着水花,水珠顺着削瘦脸颊滑到凸起的喉结,顺着锁骨滑到胸前.......冲去一天奔波的尘土。
浴室玻璃门水汽附在花纹上,模糊的黑影一闪而过。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胸口十分的闷,似乎是有什么压在自己的身上,可这种闷感不久消失了。

辗转反侧,一阵阵低声呻吟。

“哈.....嗯唔.....”

空气混着彼此的体香,浸入心肺,似乎是毒药,挥之不去的欲求,身上的人十分躁动,像很久没有发泄,引得自己呻吟不断,想将手伸入对方与自己相近颜色的头发中,想要狠狠吻住对方的唇,想要看清对方模糊的面庞时。

梦,终究还是醒了。

自己真是个笨蛋,竟然坐了这种梦,耳根子微微起红。
罢了。
转身起了床,打理好衣物,围上了米色围巾,绅士对着镜子笑了笑,很是满意。

难得今天放假,好好出去转转吧。

“Goodmorning!Arthur!”
“Goodmorning”
标准的伦敦腔。蹲下身轻轻揉了揉那小小的孩子,手中魔术般的变出了一颗夹心奶糖。清晨的阳光照在这位绅士俊秀的面庞。
“Wow!Thanks,Arthur”孩子稚嫩的脸上纯洁灿烂的笑了,挥了挥握着奶糖的小手,跑向站在对面微笑等着他的母亲。

亚瑟向他的母亲礼貌的笑笑,目送母子离去。

接下来只是毫无目的的四处转,穿过拥挤的人潮,老天也像变魔术一般,雪花落在亚瑟的鼻尖,纷纷扬扬的小雪不久落满了他的肩头,抬起手轻轻弹去,不安的感觉突兀的再次涌上心间。

去喝杯红茶吧。

走过那条古老的小路。

命中注定,路过那座有了历史的婚纱店。

头晕目眩,心脏猛然收紧。

伦敦的雪纷纷扬扬,人们十分诧异。

雪花是无声的痛。人们诧异的看着一个穿着得体的人竟跪在婚纱店的橱窗外,哭的是那么撕心裂肺,紧紧拽着胸前的衣服,手扒上柜窗缓缓滑落,留下五指印痕,额前头发遮住眼睛,一些悲伤隐没滴落在雪中。

阿尔弗雷德站在远处看着他。

赶路的人们淡然的直直走向阿尔弗雷德。

人们穿过他的身体。

阿尔弗雷德悲凉的笑了,从亚瑟背后伸出手抱住他,身体变成冰晶一点点消散在空中,随雪花飘走。

再见。

Sorry.
My beloved.